炒比特币的妈妈们:全职带娃太累,不如在家搞数字货币赚钱

02-08 10:11

编者按: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原先只是极客的小众玩物。但是最近1年却走势疯狂,蔓延到了普通民众,甚至包括一群带小孩的妈妈们。这些连比特币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的妈妈炒比特币是不是加密货币泡沫化的标志呢?也许吧,但这群人炒比特币都有自己的苦衷,而且她们除了炒币以外,还找到了其他的共同关切,这是其他的比特币社区所没有的。MelMagazine的一篇 文章 为我们讲述了一群妈妈炒比特币的故事。

每天早上,大概10:30左右,35岁上下的Susan就会把她4岁的儿子送去南伦敦的学校,再前往附近的一个“小吃店(greasy spoon)”。她穿着一件超大的运动衫、戴着翠绿色玳瑁边框的眼镜,径直坐到了角落边她的“桌子”上,开始像往常一样要了一杯奶茶,一块巧克力羊角面包,然后打开她的笔记本。她会一直呆在那里直到儿子放学,眼睛盯住屏幕上不断波动的数字和图表,不断地买进卖出再买进再卖出。

几个月前,Susan是北伦敦一所小学的护工,照料一群存在学习障碍的小孩,时薪还不到9美元。但去年10月,因为工作时间太长,加班又没有工资,又不堪折磨人的公交通勤,她决定退出不干了。此后她宣称自己已经赚到了超过5000美元,或者用她的话来说,“比我这辈子赚的钱都要多!”

她的钱从哪儿来呢?比特币。

她说:“我不再是在冒汗、害怕或者紧张中醒来了。比特币(交易)让我起死回生。”

除非过去几个月你一直与世隔绝,否则就会注意到比特币以及莱特币、以太坊、Ripple等其他加密货币已经变成了大生意。一度只是deep web、互联网自由主义者、技术初创企业玩物的比特币已经进入主流。实际上,它已经主流到连银行和对冲基金都在琢磨着怎么把它用到为养老金、医疗保健以及大学教育提供资金上。于是这种爆发的流行性催生出惊人的钱途也就不足为奇了,至少目前是这样的。2016年的时候,你只需要不到500美元就能买到一个比特币;而在今天,一个比特币的价格已经超过11000美元。

Susan是在一天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偶入加密货币的世界的。在一辆公交车上,她无意中听到两名女性正在讨论一个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帮助全职父母交易比特币。Susan说:“这听起来好得令人难以置信。要在平时的话我一般都会置之不理,心里只想着我的儿子是不是已经完成了作业。但是那晚我脑子了闪过了一丝念头,想要继续探个究竟。”

几周之后,Susan加入了一个叫做“Cryto Mums(加密货币妈妈)”的Whatsapp群,这个群总由8位女性组成,她们主要都来自英国(有一位住在德州),年龄在30到50岁之间,大多数都是小孩的母亲。这个群由 Grantham(英格兰北部的一个小镇)的一位妈妈建立,这位妈妈则是从她的小孩那里发现加密货币这个东西的。就像Susan意义,她也是一位单身母亲,在成为全职加密货币交易员之前,她的职业是塞恩斯伯里(Sainsbury)超市的收银员。

这个群大多数的妈妈都是在办公室、学校和超市做低薪的行政事务性工作,都是在发现加密货币交易可以让自己过上更舒适的生活之后离开原来的工作的。对于她们来说,通过加密货币赚钱是实现财务独立的手段。与此同时,这个群还充当着支持网络的作用,相互之间帮忙照看小孩。所以这个群除了聊《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上的加密货币市场以外,这群妈妈还在讨论从6岁的Billy准备要在校园剧中扮演彼得潘到3岁的Jessica进行如厕训练的一切。

Susan吃完了她的羊角面包之后,就开始准备她所谓的“战斗岗位”。她首先在笔记本上打开了一个区块链跟踪软件,这个东西可以显示每一项加密货币交易的价值(按美元);以及BlockSeer,这个程序看起来有点像家谱图,只不过显示的是比特币在区块链内实时转移的情况。Susan还有两部智能手机,一部用来跟踪她的“比特币钱包”投资(她的加密货币交易记录)的价值,另一部是用来给儿子的爷爷奶奶发送孩子相片的。Susan说这是任何加密货币交易者的标准配置。

当被问到Crypto Mums群在她日常投资跟踪中扮演的角色时,她说这只是它的部分目的。“这个群还是大家发泄感情的地方!当有问题或者哪位妈妈有压力时,我们会相互给对方出主意。甚至还讨论像喝什么葡萄酒,预算范围内该做什么菜,或者本周有哪些好看的电视这样的事情。从讨论的内容来看大概是60%的加密货币以及40%的扯家常。”

她继续说:“我们大家都不会相互竞争。当然了,我们到这儿是为了赚钱的,但我们都希望帮助彼此赚钱。我们知道赚到的那些钱要用来付孩子的教育费或者给他们买衣服或者足球装备——那些我们做其他工作或者光靠政府补贴负担不起的东西。”

随着比特币投资变得越来越平民化,也为衍生品社区和亚文化的形成提供了手段。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往往时男性占主导的——比方说,据2013年的一项调查,约95%的比特币用户都是男性。不过在一些加密货币社区,大家害怕这一性别会对这种货币的目标和理想产生不当的影响力。加密平台Bancor的技术创业者Galia Benartzi去年12月时告诉《财富》杂志说,如果比特币不能体现出全球社会的性别平衡目标的话,且不说取代任何现有的金融体系了,就算连生存都会出现困难。她说:“我们有机会可以重建金融体系。但是我们真的还是让那帮家伙再做一遍吗?”

Crypto Mom$是在这场对话中诞生出来的群体之一,这是2014年成立的一个美国的在线社区,那时候加密货币还没有现在这么繁荣。其使命是:“增加女性在加密货币中的参与”,通过提供行动指南,视频向导,讨论加密货币方方面面的在线论坛——以及像政治和流行文化这类的一般交流。

好奇地看了一下它的论坛就会马上把它跟其他的加密货币群区别开来,后者往往聚焦于加密货币交易的细枝末节,对自由主义的真正要义激昂陈词。然而,在Crypto Mom$上,主导的话题是如何让加密货币投资计划的构成最大化:专业的储蓄安排,包括DNotes——按照发明者Alan Yong的说法,这是“不考虑财务情况为每个人,从穷人到超级富豪,从未出生的胎儿到最年长的老人服务的一种货币。它必须审慎地尝试着将女性纳入进去,并且他们她们提供辅助,从而帮助缩小性别鸿沟。”

炒加密货币的妈妈也开始成为了YouTube和Facebook上面的一种新兴文化。相对于“Crypt0”、 “Project Life Mastery”以及“Ivan on Tech”等较大的加密货币频道,她们的账号和群往往粉丝数会比较少。但其实这是完全不同的一种频道。她们的群会比较纯真一点;一般都是用普通手机拍摄的,镜头往往会抖动,比较模糊,基本上都会避免出现特效、图形或者图表。大多数情况下这群人都是中年妈妈,在自己的厨房或者客厅拍摄,看起来对自己投身于加密货币的探险兴奋不已。

其中一个视频看起来时在夏天拍摄的,一位身着蓝色裙子的妈妈坐在户外跟她儿子说自己赚了18000美元。她对着镜头笑,看起来有点尴尬,说尽管自己“其实并不知道比特币是怎么回事”但还是靠比特币赚到了钱,并且被迫雇自己儿子“教她了解比特币是怎么回事”。这段视频的浏览量不到500,但已经被好几个不公开的Crypto Mom Facebook网页分享了若干次,这也许就是这类内容可以吸引到新成员和投资者的例子。

在被问到加密货币圈的性别不平衡问题时Susan说:“我不认为任何进入这一行的妈妈有什么大的目标。但是我们的确意识到对于女性来说这会比较困难,尤其是对于那些年纪较大没有伴随互联网长大的女性来说,要想融入这个圈子会比较困难。所以像我们这样的群就非常重要。我们保持自己的群只让女性加入,成员往往都都是妈妈,或者年纪是大30好几、40出头的女性——到了已经打算安顿下来但其实只是累了的年纪。因为要照顾小孩、打理房子、支付账单、房租等而心力交瘁。”

她继续说:“我们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帮助彼此。有时候这可能是通过投资提示或者互相检查对方的分类账余额簿。有时候时向新成员展示比特币的工作机制,解释什么是区块链,以及应该从哪里开始加密货币。”

为了休息一下把眼睛从屏幕上挪开的Susan说:“有时候帮助和支持往往会从另一位妈妈扯家常的交流中开始。当周围都没有人可以帮你的时候,有个人可以讲话是很好的事情。”

比方说,她给我看了一条WhatsApp消息。对方也是一位妈妈,名字叫做Karol,是Crypto Mums WhatsApp群的新成员,住在威尔士滨海小镇Aberystwyth。Karol担心她的女儿在学校被人欺负,但是要不要说出来内心却很纠结。于是在小吃店吃早餐的时候Susan用了一个多小时通过Facebook Messenger来告诉她可以如何去帮助她的女儿。在这过程中,她给Karol提供了各种识别欺凌的链接,辅导员的电话,以及可以用来帮助她女儿敞开心扉的在线资源。

Susan说:“我从来都没见过Karol,但是仍然把她看作是非常好的朋友。”

她还笑着补充道:“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会相互照顾对方,替对方着想。我想你在绝大部分的比特币论坛是看不到这些的!”

编译组出品。

编辑:郝鹏程、王雅琪

原文链接:http://36kr.com/p/5118623.html?utm_source=tuicool&utm_medium=referral
标签: 比特币 创业
© 2014 TuiCode,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