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投资人 Fred Wilson:2017 年技术圈的那些事儿

01-03 14:26

编者按:著名VC Fred Wilson是一位笔耕不辍的作者,他有个习惯,那就是到了每年年底的时候对技术圈一年的大事进行回顾,并且在年初时对新的一年进行预测。我们先来看看他对2017年的技术圈(主要是美国的)是如何 总结 的。总的说来,一场正在酝酿的更大范畴的社会变革是2017年技术圈发生那些事情的原因。

加密:

我回过头看看当时对2017年的预测时,对加密会爆发的预测完全是胡扯的。我甚至都没有在2017年的新年预测中提到它。

也许是我对在2015、2016年都预测加密会爆发已经感到厌倦了,但不管原因是什么,我完全错过了今年(2017年)技术界最大的故事。

如果你看看Carlota Perez 的技术上升周期图,这个我思考新技术时很喜欢用的框架,你就会看到当新技术进入安装期的实质阶段时就会获得狂暴(Frenzy)发展。这种疯狂支撑了技术的安装。

2017年是加密/区块链进入疯狂阶段之年。为了建设互联网3.0(去中心化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不同的加密团队/项目的融资总额超过了37亿美元。把这个数字放在背景下审视的话,这相当于美国207年所有种子/天使轮融资的总额。显然,不是所有的钱都使用得当,也许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用得好的。但,就像1990年代末互联网1.0(拨号互联网)时疯狂提供资金建设互联网2.0(宽带/移动互联网)必需的宽带基础设施那样,加密/区块链板块的疯狂将提供资金去建设去中心化互联网基础设施。

而且我们迫切需要这样的基础设施。公共、开放、上规模的区块链(BTC和ETH,比方说)上面的交易断开时间让我想起了互联网14.4k的拨号网络时期。你大概能品尝到互联网的滋味,但是却无法真正使用这种技术。因为那时候它根本还不能规模化运营。但它会的,而在这种疯狂中投入的金钱会让这变成可能的。

这就是2017年技术界最大的故事,因为从互联网1.0到互联网2.0再到互联网3.0的过渡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和颠覆。并不是所有拨号阶段的大公司(Yahoo、AOL、Amazon、eBay)都实现了到移动/宽带阶段的健康过渡。宽带/移动阶段的所有大公司(苹果、Google、Facebook、Amazon)也未必都能健康过渡到去中心化阶段。有的可以。有的不能。

在风投业,你对这样的时刻翘首以盼,因为这是真正的大机会。下一个大事物正在来临。这是极其令人兴奋的,也是这些几乎无法工作的技术估值高得这么离谱的原因所在。

白人男性统治地位开始终结:

2017年发生在美国的大故事是白人男性统治地位开始走向终结。这本身不是技术故事,但是技术板块受到了它的影响。我们目睹了无数顶级VC和技术CEO因为自身过时且似乎不可接受的行为而离开了所在的机构和公司。

我认为这个的触发点是2016年末时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他是白人男性统治地位的缩影。一位不愿道歉(其实是爱自吹自擂)的小气鬼负责人。我想也许是恐怖如选出了这么一位可怕的人当选美国总统这样的事才震动了美国,让大家决定不再允许这样的行为发生。像Susan Fowler、Ellen Pao等充满勇气的女性走到前台,公开讲述了自己对那些现在被视为不可接受行为的抗争。我不是说特朗普的当选导致了Flower、Pao等女性站出来,她们站出来是因为自己的勇气和愤怒。但我想特朗普的当选是这一问题的转折点,令从此再无回头路的可能。历史选择了尼克松走向中国,现在又选择了特朗普来终结白人男性的统治。

美国的一大变化是女性现在感觉到被赋权了,也许甚至是感觉更有义务要站出来讲述自己的故事了。她们现在正在这么做。而坏行为正在被公开,早就该发生的改变正在到来。

女性和少数族裔还在团结起来等级参加公共服务,去竞选公职,去创办公司,去开设VC机构,去领导我们的社会。他们会的。

就像加密界的疯狂一样,这一清理坏行为的疯狂正在给我们的社会播下根本性改变的种子。我敢肯定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将会看到权力的天平会向着所有女性和少数族裔倾斜一点。

技术遭遇抵制:

尽管我对2017年的预测没有多少是正确的,但这一点我没有搞错。这很容易。你在不远处就可以看到这一点。技术是新的华尔街,充斥着手里权力太多却不接触群众没有足够同情心的超级富豪。Erin Griffith几周前在《连线》上的一篇文章已经谈过这一点。

2008年的时候是华尔街的银行家。2017年,技术工人是这个世界的恶棍。

在此背景下,大型的技术平台,Facebook、Google以及Twitter被利用来为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推波助澜,现在你受到抵制了。我认为我们正在目睹某个长着很多条腿的东西的出现。人类并不想受到机器的控制。但我们正越来越受到机器的控制。我们对自己的手机上瘾,被我们不能理解的算法塞给我们各种信息,可能有丢掉工作给机器人的风险。这有可能是未来30年的主题。

如何应对这些?我的平台应该是:

  • 让每个人都掌握计算机文化。这意味着要确保每个人都能够上GitHub去阅读日益控制着我们的生活的代码,去理解它是做什么的,以及它是怎么做的。

  • 软件要开源而不是闭源,这样我们才可以看出控制我们生活的算法是如何工作的。

  • 倡导个人数据主权,这样我们才能控制自己的数据并且通过API密钥的方式提供给我们使用的数字化服务。

  • 为每个人提供包括健康保健在内的社会保障,从容可以对21世纪的工作进行和平的、激进的变革。

2017年带给了我们很多有趣的其他东西,但这些故事统治着今年技术的宏观环境。而且它们还是彼此关联的,每一个都是对日益难以为继的权力结构做出的反应。

明天我会谈一谈未来,一个希望与恐惧同在的未来。我们正处在大规模社会变革的中间,我们管控这一变革的方式将决定我们过渡到信息驱动文明的进程究竟有多容易和多安全。

原文链接: http://avc.com/2017/12/what-happened-in-2017/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原文链接:http://36kr.com/p/5110791.html?utm_source=tuicool&utm_medium=referral
标签: 投资人 互联网 创业
© 2014 TuiCode,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