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新政对科技企业来说是寒冬还是暖春?

12-10 05:26

【腾讯科技编者按】 本周早些时候,美国参议院以51票对49票通过税改法案,在新税改法案下美国公司税率将大幅降低,征税体制也将发生较大变化。只不过,目前参众两院还将进行艰巨的“调和”协商,以消除两个税改版本的不同之处。现在两院版本在诸多细节还存在很大分歧,比如对个人所得税级的调整、公司税减税的启动时间、税收抵扣相关规定等。

分歧协商预计将非常艰难,协商后达成的统一版本还须分别提交两院投票,两院均表决通过后才能提交总统签署成为法律。美国国会共和党高层希望能在今年圣诞节前完成税改立法,但分析人士称不能排除拖延至明年初的可能,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更是告诉美国老百姓“美国公司税率最终或将确定为22%,税改将是你们今年收到的最大圣诞礼物”。

政治动因

简单来说,这一税改计划是美国30年来首次对税制进行重大改革,也是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最重要的承诺。从目前的消息看,这一税改方案将显著降低对企业和大量家庭的税收,但依然面临着政府赤字等若干棘手问题。

事实上,过去四十多年来除了克林顿政府,基本上历任美国总统在上任后都会实施减税措施。肯尼迪政府时期,个税从20-91%降至14-70%、企业税从52%下降至48%;里根政府时期,个税从11-50%降至15-28%、企业税从15-46%降至15-34%;克林顿政府时期,虽然克林顿总统曾将个人税率最高升至39%,将企业税从34%提高至36%,但他之后通过了《减税法案》适当削减了税收,开创了可返还税收抵免的先河;小布什政府时期,将个人边际税率从39.6%降至33%;奥巴马政府也推出了综合性减税计划,在2008-2009期间减税近6000亿美元。

我们可以这么说,从肯尼迪时代起减税便成了美国政客获取选民支持的关键因素之一,也几乎成了历届政府获取民调支持率的不二选择。

税改之于科技领域

对于此次税改的效果,美国财政部长斯蒂芬-努钦(Steve Mnuchin)认为,此举将会鼓励海外资本大量回流到美国。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调查,只有约三成受访的企业首席财务官表示,他们预计减税将带来加薪。高盛分析指出,在目前的税改方案下,医疗保健和科技行业将是受益最少的行业。

根据该法案,美国企业所得税将从35%大幅下调至20%,海外企业所得税大幅上升。税改前,美国企业在海外盈收转入美国时必须缴纳35%的税,税改后对美国企业海外获利最低只需征税10%,并将企业获利回流美国现金等价物的税率设定为12%,同时大部分个人所得税也有不同档级的下调。

因此正常而言,美国的税改政策会吸引跨国公司将海外利润回流至本土。过去,很多海外巨头在海外交税后还要回国交35%的税,所以他们往往倾向于将利润放在海外,近期炒得沸沸扬扬的苹果爱尔兰避税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而现在,新税改政策会让美国公司在海外的利润逐步回流到美国。

然而,这一政策下也有受到损失的群体。因为新政规定单身居民个人所得税税率中,20-50万美元区间的税率由33%上升到35%,夫妻年收入26-42.5万美元之间的税率同样上升至35%,而这一价格区间大多是硅谷码农群体。

此外,博士人群也会受到冲击。过去,博士生减免的学费没有纳入到工作收入的计算范畴,而现在这部分学费也将作为工作收入进行纳税,而对很多人来说是一块不小的负担。

外界分析认为,这可能会让许多赴美求学、工作的华人精英选择回到中国。在国外,中国科技从业者已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大部分科技公司中,中国员工比例已超过10%,其中谷歌的华人程序员比例甚至超过了20%。而随着美国对程序员和博士税负的加重,对他们而言回国可能会是更好的选择。

科技企业之于特朗普

众所周知,美国科技行业一直反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根据美国非盈利研究机构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显示,在去年11月8日美国大选日前,美国科技企业为希拉里-克林顿提供的捐款是特朗普的100多倍。

而且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和科技行业之间相互敌视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特朗普批评苹果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抨击亚马逊实施垄断和缴纳税收太少,并声称谷歌通过操纵搜索结果对他表现出偏见。

但是在特朗普上台后,双方似乎又都希望找到一个能够冰释前嫌的落脚点,而特朗普为科技企业屯积海外现金回归提供所谓“免税期”似乎就是一个不错的台阶。

根据研究咨询公司Capital Economics的统计,美国企业在境外拥有约2.5万亿美元的现金(其中苹果、Alphabet、微软、思科和甲骨文在海外共拥有约4880亿美元现金),这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4%。这些企业之所以不愿意把这笔钱拿回来是因为它们面临国内高达35%的公司税率。但随着特朗普大幅减税,这些美元将有可能回流美国。

苹果CEO蒂姆-库克此前就公开表示,“只要美国降低税率,他将很迫切地把苹果的海外资金储备转回到美国”。

在另一份报告中,Capital Economics认为微软和通用电气这样的巨无霸都将从特朗普的减税举动中获益。这两家公司在海外地税区的利润加起来超过1000亿美元,IBM海外利润约为650亿美元,而辉瑞这一数字为800亿美元。这些资金可以用来消除公司债务、投资新技术,或者为投资者提供特别股息或基金收购。

但另有不少观点认为,目前有不少科技公司在维京群岛、开曼群岛等避税天堂设立离岸公司。除了每年法定的少量企业登记等费用之外,其他营收皆免税。虽然这种方式比起苹果的“爱尔兰荷兰三明治”(Double Irish With a Dutch Sandwich)避税方式来说显得没有那么高明,但都成功帮助企业规避了本应缴纳的高额所得税。

因此在本轮税改中,从35%降到20%的税率的确令人振奋,但对本来就把税率控制得很低的科技公司们来说或许实际意义并不大。

而且,如果把个人所得税的改革考虑进去,这些科技公司或许会受到更大影响。对于科技公司的高薪雇员来说,他们的税收压力将变得更大,再加上特朗普政府的限制移民政策倾向,他们中的很多外国雇员可能需要重新衡量继续留在美国工作的可能性。

因此,特朗普此次大力推行的税改方案对于科技企业的实际意义或许远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积极。(综合/汤姆)

原文链接:http://tech.qq.com/a/20171210/000955.htm?utm_source=tuicool&utm_medium=referral
标签: IT 美国 暖春
© 2014 TuiCode, Inc.